• 回到顶部
  • 400-188-9539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收割资金或上亿,又一个“平价”茅台酒销售平台“跑路”了

 2021年1月4日,微酒记者获悉,一个名叫“最美黔运”的平台疑似“跑路”。

 据了解,最美黔运在2020年5月开始运营,采用的是“积分购平价茅台”模式吸引大量关注,即先购买积分,再用积分购买平价飞天茅台套餐,从开始购买到拿到茅台酒需要1-2个月时间,从开始购买到拿到茅台酒需要1-2个月时间。

 有相关人士透露,“该平台利用这一模式吸纳的资金达1亿元以上;其中,有消费者投入了几百万。”

▲从左往右依次为:最美黔运店铺页面显示休业、店铺发布的购买方式、消费者以积分购买的订单
 一时之间,最美黔运“跑路”的消息不胫而走。微酒记者注意到,在微信、微博、贴吧等平台皆有大量相关的消息。而在“最美黔运”平台“跑路”的消息发酵时,微酒记者注意到,最美黔运线上店铺公告显示:12月31日-1月1日放假,1月2日商城回复正常运营。但截至目前,店铺仍出于“休息中”。
 微酒记者还拨打了店铺的客服咨询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据了解,已经有消费者直接前往其公司所在地,但并未与负责人取得联系;另有消费者找到最美黔运承担资金担保的有赞公司客服,但对方并未给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最美黔运”是谁?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最美黔运平台所属的贵州最美黔运商贸有限公司,属于私人性质公司,有两位持股人,一位是持股比例为60%的大股东周杰、另一位是持股比例为40%的刘云雷;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周杰,注册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成立日期为2016年8月29日。

 

 从历史变更信息来看,最美黔运公司前身为贵州致其和科技有限公司,彼时股东为周杰(持股60%)与刘建国(持股40%)。
 2020年4月上旬时,刘建国退出、刘云雷入股,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00万元增加到了现在的3000万元,公司名称由贵州致其和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贵州最美黔运商贸有限公司,且经营范围由计算机领域变更为了针纺织用品、日用百货、食品等各类物品销售及零售烟;2020年4月中旬时,经营范围中更加了酒类产品销售。

 据了解,最美黔运就是在2020年5月开始运营,相关信息显示该平台采用的是积分兑换的模式。

 即:消费者直接先购买积分(积分面额500,1000,2000),最多每天可购买8张积分卡,积分确认收货后当天到账;平时可以用积分抢购飞天茅台或者其它线上特产,如果抢购不成功则需要等一个月预约飞天茅台+特产的套餐(需要14888积分),商城管理员审核同意后,按约定时间购买茅台酒;购买后,酒类商品发货时间为7-15个工作日,特产发货时间为15-30个工作日。

 此外,微酒记者还注意到:早在2020年5月时,曾有博主发微博表示,最美黔运的商城主页与购买模式与“最美高速”类似,但“最美高速的所属者为贵州高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经股权穿透可了解到其最终所属为贵州省国资委;而最美黔运为两个自然人的资产,因此不建议在这个平台上购买飞天茅台。另有网友称,该平台的飞天茅台都是来源于二级市场采购。

多名维权者赶赴贵阳,最美黔运公司人去楼空

 虽然网上出现了大量关于最美黔运公司“跑路”的消息,那么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最美黔运公司真的“跑路”了吗?

 在获悉“最美黔运”平台疑似“跑路”的消息后,微酒记者在第一时间通过该公司在企查查上的三个联系电话尝试联系最美黔运公司,但结果是:一个为空号;一个被挂断;还有一个表示自己与最美黔运公司并无关系,该人士还透露说:“近两日接到多个维权电话,维权者皆表示针对最美黔运事件已采取报警处理。”

 与此同时,微酒记者前往贵州省贵阳市的最美黔运公司所在地进行实地探访。

 首先,来到最美黔运公司时,其正门已经处于封闭状态、无法进入;随后,微酒记者从后门进入了其公司(可能是被早前到来的维权者打开的),公司基本已经处于“人去楼空”的状态,用于陈列产品的展架也空荡荡的。

 公司内部聚集了四五位维权者,微酒记者采访到,他们是今天从外地赶来的,到达最美黔运公司的时候便已经是这个状态。

 据上述维权的消费者透露,他们全都在最美黔运平台购买了平价飞天茅台相关产品,但是既没收到货也无法进行退款,已经在本地派出所进行报案,当前在尽量翻找是否有可作为证据的相关资料,但是并无收获。

 微酒记者从这些维权者中了解到,他们都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推荐、他人推荐等方式了解到最美黔运可购买平价飞天茅台的消息,观望一两个月后才决定“上车“的。

 此外,微酒记者还了解到,目前,维权者成立了“最美维权”微信群、QQ群,并在进行扩散,尽量把所有受害者聚集起来。

 截至发稿,微信维权群的人数已超过两百、QQ维权群的人数已超过六百,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综合目前情况来看,最美黔运公司在割“韭菜”后已经“跑路”了。

 又一个“跑路”的平台……

 近年来,随着飞天茅台市场交易价格的持续上涨,不少消费者、经销商将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平价飞天茅台作为一种投资手段,但由于付款与收货存在一定时间差,因而存在不少风险,“名酒期货”暴雷的事情时有发生。

 就在2019年11月,重庆20亿名酒期货爆雷的案件引发行业热议;而2019年6月,成都也发生一起以代购茅台为名的诈骗案,多位酒商被骗;2018年10月,涉案金额9亿的贵州仁怀市茅台酒期货骗局曝光,至今无结果……

 其实,这类骗局的套路类似:先以平价飞天茅台为噱头去吸引目标群体,在利益驱使下就会有人进行小额尝试;然后平台会在前期正常运营,让消费者尝到甜头;最后当吸金达到一定规模后,平台开始割韭菜,“暴雷”事件就出现了。

 有行业人士表示,名酒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硬通货”,部分暴雷公司以低于市场流通的价格来吸引商家打款后,很可能将货款投资其他行业填补缺口,而一旦失误窟窿增大便会出现“暴雷”事件。

 “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炒的。”

 天上也不会掉馅饼。频频发生的“名酒期货”暴雷事件希望能够给大家敲响警钟。